「警察今次真係好克制。」

昨天,身邊不少朋友都跟我說了這話,我一聽,嚇得完全沒有反應,差點以為自己聽錯。姑勿論警察是否因為「濫暴」的批評而有所部署,我想說的,是一起手已經是催淚彈這事,根本沒有甚麼克制。

事實是:
當現場社工、議員一邊大嚷著「佢地走緊啦、畀啲時間佢地」,下一秒就出旗、放催激彈,抱歉,那真的不是甚麼克制;
當警察親身示範過,他們是有談判專家、胡椒噴霧等按序提升的方法時,直接就來催激彈,抱歉,那真的不是甚麼克制;
當鏡頭一邊影著示威者離開,警察就在鏡頭外瘋狂搜捕,白色恐怖,這些都是無形的暴力,抱歉,那真的不是甚麼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