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這樣的。

我有一個相當要好的台灣朋友,她從6月開始就一直關心著香港的事,也感受到我這段日子以來的憤怒、不安和心痛,雖然未能來港支持,卻在幾百公里外的地方,不斷為我送上鼓勵和支持的說話。

然後,8月的某天,她告訴我,她和朋友會於9月1日,在信義威秀影城來一場街頭跳舞快閃,希望這個活動來傳遞一點正能量,想讓在香港 — — 甚至在不同地方、正在為不同事而難過的人,送上一句︰I see you, I a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