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家怡

Sep 21, 2021

總是有這樣的一些食物,與某些既定的概念牢牢掛鈎,諸如各種應節食物和其對應的節日,還有腸胃炎與白粥、豬腳薑與新生⋯⋯

大概是由於不愛吃甜食,所以對我來說,與中秋節對應的食物不是月餅,反而是街市中出現的菱角、芋仔,以及生果檔中的碌柚,每次看到這個組合,那我就知道:中秋已近。

每年中秋夜,家人都會準備好不同的應節食品:月餅、柿、楊桃、碌柚、芋仔、菱角。其中芋 …

--

--

Sep 15, 2021

圖:端傳媒。那種匆匆已過的意境,相當貼近我對這選舉的感受。

隨著選管會公佈當選名單,澳門2021立法會選舉 — — 一個全數民主派因DQ而無法參與競選、而且在一輪防疫規矩下的選舉,總算完了。

既是選舉,固然有人當選、有人落選,但因為沒有參與其中,完全感受不到選舉氣氛,所以我不打算談個別組別的結果,反而想借著一海之隔的距離,分享一些「當選」和「落選」以外的想法。

「兩高一低」

首先是「兩高一低」,亦即白票、廢票 …

--

--

Jun 18, 2021

圖:BBC

當正常買一份報紙都成為一件事,「一切如常」這四個字有多站得住腳,不言自明;但也得多謝這樣的「正常」,因為它將生活中的「不正常」放大,令其更易被看見。

昨夜,社交媒體中開始出現了一段呼籲︰大意是提醒今早要購買《蘋果日報》的朋友,應優先考慮報紙檔,其次才是便利店,只因當中牽涉到現金找數、銀行戶口、收款時間等等問題。我不熟悉其中的運作,亦沒有渠道探聽真偽, …

--

--

Jun 5, 2021

有人過馬路,有人閒逛、有人圍觀睇熱鬧、有人邊玩電話邊等人、有人等巴士,巴士到了,又改變主意轉乘另一路線、有人放狗、有人跑步⋯⋯這樣的畫面,幾乎每日每夜都會在銅鑼灣出現,但當這一切出現在6月4日,如此稀疏平常的行為,卻象徵了「意義」和「符號」的改變。

意義

和身邊朋友討論,大家都對「封維園」此舉相當不解,因為我們都覺得,在防疫、國安法、移民等種種因素下,就算真 …

--

--

May 26, 2021

六四漸近。

按目前情勢,香港維園的標誌性燭海估計不會出現,那「中國境內唯一可以公開悼念六四的城市」之說,就剩下一海之隔的澳門 — — 雖然去年的六四夜,噴水池的集會也因「防疫」考慮而被取消,警方出重兵駐守現場,更有人被帶返警署協助調查(見報道);加上今年「六四圖片展」亦被市政署以「已安排其他團體/機構進行活動」為由否決(見報道),綜合種種因素,本已對今 …

--

--

May 25, 2021

網上圖片,找圖時才發現不少地方的欒樨餅都有餡料,豆沙有之、菠蘿有之,但找來找去,還是覺得這薄薄一片的模樣最合眼緣

味覺所能掀起的記憶,太多、太狂、太洶湧。

本來以為已經說服自己,今年不會有機會吃上一口龍船頭飯,所以佛誕當天,也真提不起勁去寫、去想任何與之相關的事,但原來佛誕當日的味覺回憶,真的不只龍船頭飯。

至少還有欒樨餅。

欒樨(粵音「煙西」)餅是甚麼?從前的我可沒深究太多,只知道每年農曆四、五月時,家中總會出現這樣一盒墨綠色的糕餅,均是由上了年紀的長輩親手製 …

--

--

Mar 3, 2021

近來也想入手這本呀

這幾天,香港人的情緒多少會被正式西九龍裁判法院進行的「馬拉松審訊」而牽動;亦因為這四十七個人橫跨不同界別、年紀、意識形態,與其相知相識而產生切膚之痛的人亦是前所未有的多,所引起的關注熱度亦隨之而倍增。

看著報道、直播,確實很難平靜,亦由於平靜不了,我就去做些分散注意力的事,例如看書。於是,隨手就往書櫃中抽了一本,是從前唸性別研究時的讀物;讀著讀著 …

--

--

Feb 24, 2021

To 派 or not to派?這問題,終於有答案 — — 派,但不是派錢,而是派消費券,人人五千。

「派錢最好,簡單直接」「派錢的話,有人會儲起來,不能真正推動經濟」……類似這些討論,怎麼如此熟口熟面?對了,因為曾經聽過、見過?

何時?上年。何地?澳門。

香港朋友也許不太清楚,澳門政府去年推出了一個消費補貼計劃,前後兩期,一共派了八千大元。而這八千元派發的形 …

--

--

Feb 10, 2021

上次由澳門回港時隨手拍下的照片,一轉眼,已一年有多⋯

日前在面書分享了 Jetfoil 噴射船保育關注組 的貼文,當中所見,曾經被旅客擠得水洩不通的港澳碼頭,如今是一片冷清。

一葉知秋。

港澳碼頭的冷清只是其中一個反映經濟低迷的切入點,我相信,在這段活動受限的日子裏,任何倚靠「人」來賺取利潤的生意,都是一片狼藉 — — 澳門的賭低接近八成的跌幅,就是騙不了人的數字。而在黑暗當中,正常人都會期盼光明,會相信黎 …

--

--

Feb 8, 2021

圖片取自區家麟博士的博客

「記者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自己成為新聞的主角。」過去一年,這句說話的出場頻率之高,相信不用多說,而我相信,在可預見的未來,記者將會繼續以「主角」的身份來參與新聞,正如「新聞自由」四字也會繼續「老是常出現」一樣。然而,要了解何謂新聞自由,或許要先去了解新聞審查,只因缺少了對後者的認知,我們根本無從得知甚麼是真正的新聞自由。

在地的新聞分析

必須承認,雖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