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9日前的「反送中」

某次和C爸爸一起去遊行時拍下的

昨日,「一周年」的報導、貼文、相片瘋狂湧現,但其實,這一天,說甚麼都好像很應該,但同時又好像說甚麼都不應該。而在這個說與不說之間,我記起了一位朋友的說話。這位朋友年紀比我大,是爸爸級的人馬,顧及行文方便,以下就稱呼他作C爸爸。

我和C爸爸的相識,要追溯至2014年的佔領運動,當時的我們是「鄰居」;佔領以後,開始由「鄰居」變成朋友,除了集會遊行外,平日也不時會相約見面。對於C爸爸,我一向非常敬重,只因他從來都不會口講支持然後消失,也不會擺出一副「阿叔我食鹽多過你食米」的態度來指點江山,他做的,就是一直參與,一直守護,不論任何時候、地點、形式。所以,每當看到有人有意無意地在高調呼喊自己如何一直參與、如何堅持不懈,然後如數家珍地講述自己的付出時,我只會送上一個客氣的微笑作回應,事關C爸爸的行動,向我真實地示範了參與的另一種可能:一直低調地身處其中、默默貢獻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