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來臨前,必須做好的一件事

曾經有位朋友跟我說過一個相當有趣的現代「三無」:無WiFi會死,無電話會周身唔聚財,無Facebook就無朋友。

朋友這個「三無」是否切合大家心意,我不得而知,但對於Facebook 的一個,可真是說到我心坎;但我卻是一個「逆向操作」 — — 苦惱於Facebook的太多「朋友」。

我在2008年註冊Facebook戶口,正好橫跨中學和大學時期,所以就一如所有將Facebook當成卡片的人一樣,認識的加為朋友,稍有印象的也加,覺得自己將來有可能要認識的人,照加,結果一輪「濫交」後,Facebook朋友數目達四位數字,當時不會有太大感覺,反而會視之為認識世界的窗口,但說穿了,這個「世界」不外乎自己身邊的朋友,或那些介乎於認識與不認識之間的點頭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