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難想像,藍絲群組很快就會用這事來大造文章,就如「13歲點做記者?」「假記者 真暴徒」之類的說話,他們會傳得不亦樂乎。

這樣的說話背後,隱含了一種想法:年齡與能力有必然的正比關係。

我不是說這想法完全有錯,但一定不會是絕對,不然的話,這個世界必然會被年紀大的人控制,不會有世代更替,也就當然不會有「廢老」這回事。

假如你有看過他被帶走時的片段,他面對一眾警察時仍然清楚講出自己學生記者的身分,同時更強調自己「無受薪」,言下之意,他已經知道了警察想要質疑他的身分和背後動機,並作出相應對答;而且,在被警察斥責「死返屋企」時,仍然保持平靜,不卑不亢 — — 自問也有一些如此面對警察的經驗:他們舉起槍時,我頭皮發麻;他們欺凌人時,我暴怒不已,如此這般,已教我對這位孩子敬佩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