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大家都在談「鬼」,捉鬼、扮鬼、人與鬼⋯⋯我不是林正英,更不是馬小玲,沒資格在這範疇說三道四,那我們就來談談電視經。

從小到大,我心目中都有一套神劇,叫《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曝露年齡系列),第三輯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中,有一節是這樣的:

香港政府打算培訓出一隊能處理靈體罪案的飛虎隊,遂將現有編制中的其中一隊人馬交托予馬小玲,希望她能將畢身所學傳授;幾經訓練後,這隊人有了基本的功力,畢業在望,但畢業考試就是進入一家荒廢的酒店,完成指定任務後就可滿師。

於是,一行人殺入酒店,輕鬆完成試題,滿以為可以離開之際,卻引出了靈體武器愛麗絲,要將眾人留下玩「捉鬼」遊戲:安排一人做「鬼」,「鬼」要在音樂聲停下前拍到人的膊頭,否則就會化成飛灰。亦正正是這個「捉鬼」遊戲,徹底粉碎了這隊自視為紀律部隊精英中之精英的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