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 — — 崩壞價值觀的體現

不貼警察的圖片了,選了這張攝於「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的相片。民主女神看來很渺小,但面對高聳入雲的高牆,依然會堅定的站起來,撐下去。

在路透社披露的錄音內容中,林鄭曾說過自己手上甚麼也沒有,只剩三萬警力:「真的,我們甚麼都沒有,我甚麼都沒有」(The second factor is apart from the 30,000 men and women in the force we have nothing. Really. We have nothing. I have nothing. )事實也大木概如此,不過也可以肯定,只要你一日繼續擁護這三萬警力,也不必指望民怨能平息,因為這三萬警員的「專業克制」,根本就是崩壞價值觀的最佳體現。

.為求目的,不擇手段
將觀星筆、鐳射筆說成「鐳射槍」、將人說成Object、將胸口說成膊頭附近,難道他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話有問題?當然不是,但如果不是「鐳射槍」,怎可以將方仲賢拘捕;如果不是將人物化成Object,怎能解釋自己在施刑;如果不是膊頭附近,怎為謀殺行為解話?為求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和為自己的過錯開脫,一次又一次地將黑說成白,白說成黑,顛倒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