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時期,非常手法?

8月初期,我在住處附近見到這文宣,當時還覺得有點過慮,事實證明,我錯了。

上星期日,香港警察用水炮車射清真寺,過程中,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褚簡寧(Mohan Chugani)亦被藍色水射中,痛苦莫名,事後,特首林鄭月娥與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先後向其道歉,但仍未能說服 Mohan Chugani,他更採取行動,前往警察總部作出投訴。於是,網絡上馬上出現了一些說法,指警察的藍色水成功令曾經公開撐警的 Mohan Chugani 也不再支持,成功令他與抗爭者Connect;雖然事後他表示,自己雖然出席了集會,卻並非支持警察,但「We connect」一說已似乎成了大家一致認同的說法。

能成功 Connect 多一位朋友,固然是好事,但其實 Mohan Chugani 只是個別例子,真正支持警察的人士,就算催淚彈射到了自己居住的大廈內,依然會不割蓆、不譴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