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聚令」下,我想起那家餐廳

疫情肆虐,香港政府為了限制人群聚集而推出新措施,包括規定所有食肆入座率不可超過5成、每枱最多只可坐4人,及每張餐桌間必需相隔1.5米或設下阻隔等。

措施一出,一眾食肆負責人皆怨聲載道、叫苦連天,而看著社交平台上分享的各類「留座」照片,我突然想起一家屬於我的餐廳。

先別誤會,我並不是真的當上了餐廳老闆,只是那些年,曾經玩過一款名為《百鬼夜宴》的遊戲,以蒲松齡的身份,在陰間經營起一家小餐廳。

遊戲的玩法相當簡單,就是幻想自己是餐廳老闆,做好食材採購、菜式研發、聘請員工等事,每個星期還有一日可以離開餐廳,在不同景點中賭錢、飲酒、追女仔,然後達成某些要求後,就能到達指定的結局,過關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