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

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這代人不是沒有鄉,更不是沒有鄉愁。只是你不能以過往的概念去理解這鄉愁,這種變了形的鄉愁。

攝於台北四四南村

有關鄉愁的定義,大概沒有人會比余光中先生說得更好:郵票、船票、墳墓、海峽,四樣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在他詩中化成了生動具體的比喻,將一代人的遭遇,說到人的心坎裡。然而,這年頭,這世代,還有多少人能有如此波瀾壯闊的人生經歷呢?於是我由這問題開始,思考屬於我這個世代的鄉愁。

禮記有曰:「物有本末,事有始終」,所以,要說鄉愁,也總得有個由頭──從鄉說起 — — 但這正是問題的所在,只因對我們這些八、九十後來說,籍貫,不過是從小出現在學校手冊上,必須要填妥的一個欄目;故鄉,則是個近乎空白的概念;至於鄉愁,就更是天方夜譚了。假如按此推論,我們理應就是沒有鄉愁的一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