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看的法巴大戰

我不是一個足球迷,更沒有甚麼支持的球隊或球星,但今早醒來,看見巴西1:2不敵比利時,八強止步,真的,心酸了一下。

心酸不是因為我下了重注,更不是因為無法在世界盃舞台上欣賞尼馬的「世界碌」,而是因為我的心願又要押後了。

1990年的世界盃我未出世,1994年的世界盃我還只是幾歲人仔,到1998年法國世界盃,才是我真正接觸世界盃的起點,也是我第一次賭波的日子。

跟香港對於賭波合法化的爭議相比,澳門的賭波合法來得更早 — — 隸屬於澳門旅遊娛樂股份有限公司(澳娛)旗下的澳門彩票有限公司早於1998年獲批准經營足球博彩,成為當時唯一亞洲合法經營足球博彩的公司,比香港在2003年8月1日推行「賭波合法化」,足足早了五年。這背景之下,我有幸比香港球迷更早「參與」賭波,而所謂的參與,其實就是知道了爸爸在法國與巴西的大戰中押了幾百元的法國,以及和他一起在當晚賽事中一起見證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