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看的法巴大戰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我不是一個足球迷,更沒有甚麼支持的球隊或球星,但今早醒來,看見巴西1:2不敵比利時,八強止步,真的,心酸了一下。

心酸不是因為我下了重注,更不是因為無法在世界盃舞台上欣賞尼馬的「世界碌」,而是因為我的心願又要押後了。

1990年的世界盃我未出世,1994年的世界盃我還只是幾歲人仔,到1998年法國世界盃,才是我真正接觸世界盃的起點,也是我第一次賭波的日子。

跟香港對於賭波合法化的爭議相比,澳門的賭波合法來得更早 — — 隸屬於澳門旅遊娛樂股份有限公司(澳娛)旗下的澳門彩票有限公司早於1998年獲批准經營足球博彩,成為當時唯一亞洲合法經營足球博彩的公司,比香港在2003年8月1日推行「賭波合法化」,足足早了五年。這背景之下,我有幸比香港球迷更早「參與」賭波,而所謂的參與,其實就是知道了爸爸在法國與巴西的大戰中押了幾百元的法國,以及和他一起在當晚賽事中一起見證歷史。

還記得當年世界盃開鑼,爸爸這個「業餘球迷」也會湊湊熱鬧,在夜裏扭開電視睇波,我看著平時絕少熬夜看電視的他看得如此著迷,也加入了他的「一人睇波團」,以及問了那些今天被視作「港女遇上足球」的問題:甚麼是越位?補時是甚麼?十二碼是甚麼?何時才會進入「即時死亡」等等。如是者,我們一起看到四強場,爸突然告訴我,「買了法國,三百」;我好奇地問,「但巴西的猛將不少,朗拿度、白必圖、李華度等,真會輸嗎?」結果,爸爸就有如伍晃榮上身,說了一句「波係圓嘅」就轉話題了,賽果最後也真如這話所言,法國大勝巴西3:0;而作為知情人士,我也有獲「派彩」:孫南記的雞腸河一碗和一支凍維他奶。

早前回家,跟爸爸提起這件往事,他以半帶驚訝的語氣說了一句「咁就廿年啦?」那刻,我笑了笑,幻想假如今次世界盃法國和巴西再碰頭,我大概就會回澳門和他一起睇波,一起再押注在法國隊身上,不過今早一看,似乎這願望還未是實現的時候。

但無論如何,他當天教我的那句「波係圓嘅」,我已經牢記腦中,也知道這話除了在綠茵球場合用之外,在生活中的大小事中,亦然。

======================

其他文章︰

鬥牛在澳門 https://bit.ly/2ud0Yy3

鄉愁 https://bit.ly/2MXYZ8n

======================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