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口欒樨餅

網上圖片,找圖時才發現不少地方的欒樨餅都有餡料,豆沙有之、菠蘿有之,但找來找去,還是覺得這薄薄一片的模樣最合眼緣

味覺所能掀起的記憶,太多、太狂、太洶湧。

本來以為已經說服自己,今年不會有機會吃上一口龍船頭飯,所以佛誕當天,也真提不起勁去寫、去想任何與之相關的事,但原來佛誕當日的味覺回憶,真的不只龍船頭飯。

至少還有欒樨餅。

欒樨(粵音「煙西」)餅是甚麼?從前的我可沒深究太多,只知道每年農曆四、五月時,家中總會出現這樣一盒墨綠色的糕餅,均是由上了年紀的長輩親手製作,然後送到我家。據爸爸口中得知,這一片片的欒樨餅,雖無亮麗外表,也沒任何餡料,看似無甚特別,但其實由搗葉、混粉、壓模、蒸熟,一個又一個步驟做來,確是耗費不少時間和心神;所以餅雖薄,但情意濃。

那說到底,欒樨餅是否美食?我的答案是:中規中矩。於我而言,一口咬下時那清香味道、軟糯口感,確實清新;但不好此道者,一句「一陣草青味」就毅然放下。的確,鹹魚青菜,各有所愛,逼也逼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