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了的三角火腿通

示意圖,因為瑛傑存在的時候,大概不會有人想起十年後,會有一個無聊的人在談這平平無奇的火腿通

在香港生活了多年,茶記的早餐似乎是最能體現「異中有同,同中有異」的東西——無論是哪家茶記,早餐幾乎都會有沙嗲牛肉公、火腿通粉、腸仔/火腿/餐肉和蛋等等的配搭。而每次看見香港茶記的火腿通粉,我都會想起一段舊事。

在香港,火腿通粉就有如茶記早餐的代名詞,這些火腿通粉的份量不一、煮法各異,但火腿的形態卻都是一樣 — — 是條狀的。然而,在過去一段很長的歲月裏,我認知的火腿通粉,火腿都是切成三角形的,是三角火腿通。

三角火腿通的「原產地」是我家附近,沙欄仔斜路中段的一家叫「瑛傑」咖啡室,一家家庭式經營的小店,一個大叔、一個中年姨姨和上了年紀的婆婆分別擔起大廚、樓面和收銀工作,而據三人的互動來看,婆婆該是此店的老闆。

之所以會到瑛傑吃早餐,很大程度都是與它位於我家到小學的必經之路有關,位於沙欄仔斜路底的我家與斜路頂的學校,腳程大概只有四五分鐘,而瑛傑就正好位於兩者中間,所以爸爸特意挑了這家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