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了的三角火腿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示意圖,因為瑛傑存在的時候,大概不會有人想起十年後,會有一個無聊的人在談這平平無奇的火腿通

在香港生活了多年,茶記的早餐似乎是最能體現「異中有同,同中有異」的東西——無論是哪家茶記,早餐幾乎都會有沙嗲牛肉公、火腿通粉、腸仔/火腿/餐肉和蛋等等的配搭。而每次看見香港茶記的火腿通粉,我都會想起一段舊事。

在香港,火腿通粉就有如茶記早餐的代名詞,這些火腿通粉的份量不一、煮法各異,但火腿的形態卻都是一樣 — — 是條狀的。然而,在過去一段很長的歲月裏,我認知的火腿通粉,火腿都是切成三角形的,是三角火腿通。

三角火腿通的「原產地」是我家附近,沙欄仔斜路中段的一家叫「瑛傑」咖啡室,一家家庭式經營的小店,一個大叔、一個中年姨姨和上了年紀的婆婆分別擔起大廚、樓面和收銀工作,而據三人的互動來看,婆婆該是此店的老闆。

之所以會到瑛傑吃早餐,很大程度都是與它位於我家到小學的必經之路有關,位於沙欄仔斜路底的我家與斜路頂的學校,腳程大概只有四五分鐘,而瑛傑就正好位於兩者中間,所以爸爸特意挑了這家小店作為我們的「例牌」早餐店,再者,他為我和弟弟點的早餐也很「例牌」:我的是火腿通粉,弟弟的是花生多,日日如是,從不變改,配上他自己那杯熱奶茶,令我們就算不下單,老闆娘也已經能為我們準備早餐。

瑛傑的火腿通,火腿是切成三角形的,小小的一片,一碟大約有六到七片,配上那坑紋通粉,雖然說不上是人間美味,但卻陪我走過了無數個早上,特別是每年9月的第一個上學日,更是新學年開端的象徵。

數年前,瑛傑光榮結業,離開斜路,而我也已離開校園多年,只是偶爾走過斜路,看著那空置良久的舖位時,也會想起那些三角形的火腿,以及那些還可以開學的時光。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