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代的老

與其單純地怕老,不如看看 Facebook 這頭巨獸是如何令我們變老。

近來,一段訪問00後的短片在Facebook 流傳,內容大概就是了解現時十八歲或以下的年輕人究竟有甚麼喜好、他們的世界和我們(這個我們說得有點空泛,但總之就是00後以外的人)的有何不同;而一句「Facebook係老嘢先用」更是令不少人都崩潰。

但我不明白,也反覆思量了好幾天:究竟是「老嘢」又有甚麼問題?反正人人都會老去,不是變成老而不死的賊那就好了,何以要怕老呢?但之後再想了一下,發覺這樣「老去」的可怕,不單是心理上對衰老的恐懼,亦不只是覺得自己未有足夠能力去應付離開職場後的生活開銷,而是在於,我們與Facebook 的緊密相依;那麼,與其單純地怕老,不如看看這頭巨獸是如何令我們變老。

無論我們是否承認,Facebook的確影響着我們的生活,而且這影響是深入至骨髓當中。

Facebook出現以前,世人對於朋友的界定各有見解,但Facebook的面世為「朋友」加了一個新定義:在對方Facebook的朋友欄出現,可以在對方的貼文中派like派心派嬲;再進一步,我們習慣讓Facebook擔當我們的生活見證:朋友聚會後沒有相片上載?到訪景點勝地「朝聖」後沒有打卡?完成了創舉沒有自拍?那很抱歉,以上的事跟沒發生過沒有兩樣,因為我們這世界裏,圖片和影片才是真相的代言人。同時,我們也將部分的記憶空間讓渡予它:假如你試過被Facebook當年今日功能提醒你在某年某月某日做過某事而你毫無印象的話,大概會明白我的意思了。

除了以上有關生活習慣的認知外,Facebook還影響了我們對喜好的表達方式:覺得好的內容要Like,不喜歡的就派嬲,再不然就心心、驚訝將想法、感受都約化成簡單的一下動作,而且重要的是,真的只要一下 — — 所以當我轉到了Medium時,還是會下意識的對覺得好的內容拍一下手,但其實Medium拍手的次數是,五十下!由此,這種情緒表達的表面化和約化,實在已經內化到思想模式當中,只是我們從未覺察。

想到Facebook對我們的巨大影響而不自覺,我似乎明白了用Facebook與老嘢之間的關係,在於它構建了一套框架、一個世界觀,同時令活在裏面的我們以為這就是世界的全部,沒有其他可能;也不是說影片中的年輕人「推介」的Insragram和Snapchat沒有這回事,畢竟前者是Facebook旗下的產物,而後者會否發展成另一頭巨獸,今天似乎還未是適當的時候去下定論。

所以,用Facebook不是成為「老嘢」的全部原因,但如果將Facebook等同於自己的全世界,那就真是離老不遠了。

世界這麼大,讓我們都(離開Facebook)去看看。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