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狗以外的逸園故事

據澳門政府日前*公佈,逸園賽狗場需於兩年內遷離現址,而無論停辦或續辦與否,均須妥善安排所有後續工作如狗隻安置和員工去留等。但留又好、去也罷,賽狗這事實在是「有辣有唔辣」,要以集體回憶、獨有文化之名繼續保留,眼中恐怕只看到人,對年年因這項目而被殺、受傷的格力犬們視若無睹;要完全取消,一手KO這澳門特有的娛樂,為八十多年的歷史劃上句號,則又難免有點可惜。然而,就算最後結果為何,大眾也難以置喙,只是想到這片土地在兩年後就會面目全非,不禁想起那些年,我曾有過的獨特「賽狗場」體驗。

記得小時候,爸爸每天下班後都會駕車,載我和弟弟到關閘附近接媽媽下班,時間尚早的話,往往會在逸園對面的小吃店買幾隻鍋貼,然後拿到車上吃。某夜,不知那來的衝動,我突然嚷著要爸爸帶我到逸園看賽狗,當時他只拋下一句「有咩好睇?」就終結了我的請求,但緊貼下來,他卻開始分享起他所認識的「賽狗秘聞」來:據爸爸所言,七十年代可算是逸園的全盛期,在那消遣活動不多的日子,好些香港人也會特意到澳來玩上幾手,「狗伕」得以靠「造狗」(就理解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