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上選舉的「澳門隊長」與「收樓團」──奇趣背後的公民社會失語

吵鬧、換人、執位,然後呢?在近年大小爭議頻生之下,澳門立法會勢力分布沒甚改變,澳門公民社會的前途會如何?

天鴿風災有否影響澳門立法會選情?過去四年,澳門政府鬧出不少醜聞,群眾活動也不少,會令立法會選舉有新氣象嗎?今屆不乏年輕人參與,是否代表公民社會的某種渴求?

以上這些都是過去這兩三星期內,香港傳媒朋友拋給我的問題 — — 的確,過去四年,澳門這個小城出現了多宗引起外地關注的事件:一、「反離保」遊行集會,抗議政府擬立法讓特首在任期間擁有刑事豁免權以及主要官員的巨額離任補償金;二、「反利益輸送,崔世安下台」遊行,抗議特首崔世安透過澳門基金會,向其任副董事長的暨南大學捐出一億元人民幣;三、天鴿風災,澳門十死兩百人傷,全城陷入斷水斷電斷網絡的「第三世界」狀態,澳門政府由預警到災後安排統統失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