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新聞出賣的我們

由元旦BB報導說起

2019年伊始,大家都以不同方式與身邊人分享「迎新」的喜悅——在通訊軟件瘋狂傳送新年圖、在社交平台寫下自己的新年展望,又或是貼些「呃Like圖」,諸如此類,各適其適;然而,若數「迎新」的極致,莫過於在新一年的第一天迎來了新生命,也就是元旦BB,令「新」字有雙重意義。

家庭新成員的出現固然值得開心,但問題是:元旦BB的新聞報導,究竟有何意義?這是我每一年在元旦日,看著那些相類近的標題時,都會有的疑問。

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說元旦BB的出現沒有其意義,因為對於每一對父母而言,經歷十個月的漫長等待,能夠親眼看著、親手抱著自己的骨肉,絕對是意義非凡;我不明白的,是作為行政、司法、立法外那「第四權」的媒體,報導元旦BB究竟有何意義?

作為一個曾經「掹車邊」的媒體工作者,叼過媒體二字環的人,我當然明白大時大節時,人人放假時的「新聞荒」,不過無新聞,又是否等於任何事都可成為新聞、甚至放在「突發」、「要聞」等版面?而更重要的,是報導內容真的只是圍繞元旦零時零分時,有多少嬰兒出世、元旦BB是仔或女等內容,那些借題發揮地談談出生率、社會狀況會否影響生育意慾等稍為有意廿義的內容,一概欠奉。價值何來?養分何在?似乎都不是媒體們關注的問題,因為今時今日,保持瀏覽量、搶走眼球和點擊率或許才是要緊事,故多一宗「新聞」、多一單「報導」,就會多一個爭奪點擊率和讀者停駐時間的機會。

而就在不知不覺間,作為讀者的我和你都被它們這種「瀏覽量擺中間,新聞價值放兩邊」的取態出賣了,出賣的是甚麼?我覺得有很多,但最具體的有以下兩樣。

一是對新聞的定義。大學時期旁聽新聞系的課,教授面對著一群未來的新聞工作者時,說得最肉緊的四個字,叫「議程設定」(Agenda Setting),簡而言之,即是新聞上出現甚麼,就是為社會定下了甚麼議程,告訴了大家甚麼事才是重要,該思考、關注和討論甚麼事,所以新聞題材的取捨,不單是決定版面上呈現的內容,更是公眾思考的範圍劃定;當媒體為著搶眼球而把無營養的內容推上前位,還有甚麼「守門人」、「議程設定」的功能可言?

二是我們的時間。世界上公平的事不多,其中之一就是每人的一天都只有24小時,所以,當沒有為你提供養分的資訊霸佔了頭條位置,令你按下時,其實變相是剝削你接觸好資訊的機會和時間。有道是「時間就是金錢」,媒體此舉豈非是大騙子此為?

以上兩點,看來都是對媒體的指控,但其實,我並不是要將責任全推給媒體,因為作為讀者,我們也有責任去守護自己僅有的時間,所以面對不應浪費生命的題目、內容時,直接跳過啦!或者再決絕一點,把自己每天接收資訊的渠道都換走——當我們日益重視放進口的食物是否安全健康、有營養時,放進腦的資訊,其實亦應該作同樣的處理。

2019年,我只有一個卑微的願望,就是放下對「資訊Junk Food」的心癮,也不要再被「標題黨」騙走時間;祝願大家也能每日接觸到好資訊,每分每秒都用得其所。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