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孭帶揹起的孩子

隨著身邊越來越多朋友與另一位步入教堂、成為新手爸媽,我們聚會時的話題,也漸漸由大學時候的八卦、回憶,變成「湊仔經」。早前一個聚會裏,一位爸爸跟我談起了他最喜愛的親子時光——將女兒揹在背上,緊緊相依的時光;我馬上問:那你的孭帶是怎樣的?那位爸爸於是拿出電話,把他與女兒的合照在我眼前展示,我一看,原來是連有腰櫈款式的型格孭帶,一下子不禁失落起來。

之所以有這種感覺,全因我腦海中的孭帶,一直都是最普通、最傳統,大大個喜字印在上面的那種。

結果,今天走在路上,看見前方阿姨的孭帶,有種驚為天人的感覺,心裏出現的吶喊是:「是你了!」

這條孭帶與澳門沒有太大關係,反而跟中山石歧有關,因為我的童年歲月,曾經在石歧度過了一段不短的時光,而這裏也開啟了我和中國的聯繫,不論是血緣上(家人的故鄉)、記憶上和情感上;而那時候的我,就是靠外婆的一條孭帶,伏在她背上去街街、和聽着「噯姑乖」。到了後來,我已經長大到就算用了孭帶,外婆揹着我時還是會吃力的狀態,也就開始了落地走,走着走着,就是今天了。

現時回看,孭帶這事其實也頗「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但那隨之而來的親切感,我相信嬰兒車是沒有可能輕易取代的;至於有腰櫈的新式孭帶?恕我老派,還是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