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要把記憶守住

就這樣,721「元朗恐襲」一年了。

過去一年,我刻意冷待所有有關「元朗恐襲」的報道和片段,一來是覺得721當日尚有在上環的戰場;二來是因為當晚的畫面太驚嚇,加上得知身邊有朋友遇襲、受驚,種種情況下所摻雜的負能量令我喘不過氣,情緒變得相當低落。所以,我有意識地避開這事,直至剛過去的星期日。

那天,有朋友分享了一篇明報的文章,題為〈7月21日,天還未亮〉,從臉書預覽的內容中,我約莫猜到這是一封以書信形式寫成的文章,而收信人正是2019年7月21日的作者,好奇心驅使下,我點了進去,想知道這經歷過恐襲的人究竟有甚麼話想跟一年前的自己說。

頁面打開,我一邊讀著內容,一邊覺得不安:不是因為他寫得不好,而是因為作為見證者的他,用著平淡而冷靜的口吻去描繪著這段畢生難忘的經歷,刻畫著這個城市死亡的瞬間,令人既唏噓又傷感,不過,這些傷感還不致把我擊潰,因為最重一擊,是我發現了文章的作者,竟然是一個我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