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好像與內容不符,但想起戴口罩和加油,也是我想說的,就用它吧!

「都唔知下年我仲喺唔喺度」「講真,我真係擔心自己間公司撐唔住」「生意就,打定輸數㗎啦」

農曆新年,向好幾位來自香港與澳門的前輩拜年,他們當中,不少是擁有自己的公司或生意,但聽到我一句「生意興隆」後,說的,就是以上這些。

的確,大家也心知肚明,除了疫情嚴峻,隨之而來的經濟下滑,也已經是寫在牆上之事。這時候,我想起了好些年前,跟某財經雜誌的記者做訪問時,談到了澳門因自由行、賭權開放後的經濟起飛後的群眾心態,以及背後的隱憂,那時我說了一句「瘦仔食肥咗,如果要減肥,其實好大鑊,不過大家似乎唔擔心無嘢食,但花無百日紅嘛。」

而事實就是,花真的無百日紅,當過去幾個月,不少人都認為中央往後只會繼續懲罰香港這「曳仔」而奬勵澳門這「乖仔」時,一場災難殺到,中央恐怕也自身難保。

這情況令我想起了「黃色經濟圈」,一個試圖脫離紅色資本、靠自己的經濟圈子,也許開始時被人認為只是小圈子、「塘水滾塘魚」,但它確實呈現了一種可能,一種在中共經濟強權下的另一種可能。但「黃色經濟圈」的理念能否適用在澳門?我覺得很難,難在澳門經濟結構更單一、願意且有能力在體制外開拓的人也明顯不會如香港般多,但有一個事實必須認清:坐等賞賜、「相信黨不怕」的那套已經不可行,澳門人一定要認真思考其他可能 — — 經濟如此,制度如是。

我相信天地有正氣,更相信自助者天助之。

衷心祝願大家能平安、健康,撐到最後!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