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只有『好消息』的網絡生態,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

去年12月,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公佈《網路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時,我和一些在網上活躍的朋友已就此事有過討論。當時,大家多是結合香港的事況來解讀,認為要阻截香港人「輸出革命」,網信辦有此舉動,一點也不意外,只因控制資訊就能控制思想,在極權之下,根本不稀奇。

結果,3月1日到來,這法規如期上路,但影響的層面,相信會比原定中來得更大。

當初修訂此法,有人說是權鬥工具、有人認為是要全面控制資訊,但不論動機如何,客觀效果就是網民的言論自由被全面監管,以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不論是類似李文亮醫生的「吹哨者」,抑或其他「異見人士」,在體制內的空間必然會越見縮小。加上中國目前極力希望盡快復工,勢必對負面消息大加限制,以穩定民心,而且李文亮醫生一事在網絡上掀起的一陣漣漪,估計亦是當局想要防範之事。以上種種,正是我估計為何影響會比預期來得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