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F 來了,而且帶著一首《二零一九》,句句鬧爆政府、警暴的歌詞來了;而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粗口。

還記得最初接觸 LMF 時,我還是個小學生。某次,我們一家到親戚家作客時,已是中學生的表姐播了LMF 的《大懶堂》和《冚家拎》,粗口一出,在場的大人們無不嚇得目瞪口呆,大斥「聽啲咩歌呀你哋」、「講曬粗口咁,教壞細路」;但細路們的好奇心其實不會輕易被大人的一句而壓下,於是我繼續找方法去聽,去了解歌詞,也發現了:這些在大人眼中有如洪水猛獸的粗口歌詞,其實也不過是一些大人們天天在講、在鬧的內容,無甚特別,更不明白何以大人們的反應如此之大。

後來隨著LMF解散,粗口歌的論爭好像稍為停歇,又或者是,當大人意識到互聯網和YouTube 的世界是如此無遠弗屆,就會明白自己的「打壓」會是何等的無力、杯水車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