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堆漂亮的大話?

圖片來源:《力報》今日就水浸的報導

過去幾日,澳門內港的水浸問題再次浮現,附近居民的生活、商戶的生意無不受到影響,嚴重程度,由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今早都到內港現場視察情況,可見一二。

作為一個自小在內港舊區長大的人,隔着一個大海看見自己的家又水浸,當然不是味兒,而看着澳門政府對於內港水患的處理,更是生氣得不得了。

內港的水患問題絕對不是今年或去年的事,而是長年累月的老問題,客觀成因是暴雨、天文潮引起海水倒灌而渠道未能有效疏水,亦有指與填海工程後令海域面積大減、海平面上升等等有關,但我認為,最根本的原因在於澳門政府根本沒有解決問題決心 — —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我理解不了一項對民生影響如此大的問題,竟然可以存在於澳門政府施政日程表當中近十年之久。

2008年,被稱為「百年一遇」的黑格比襲澳,內港地區廣泛受災,三年後,澳門政府成立專責內港區域水患整治研究跨部門小組;2012年,政府委託科研單位開展《澳門內港水域水環境綜合整治方案研究》;再到2015年,土地工務運輸局委託珠江水利科學研究院展開《澳門內港擋潮閘可行性研究》,2016年,區域合作整治內港水患更列入《粤澳合作框架協議》2016重點工作;2017年更作了多項專項研究……如是者,由「百年一遇」黑格比到今日的天文潮,十年時間,研究做了、錢花了、說要上馬的工程也有頭緒了,但水浸呢?依然存在。

《愛瞞日報》年前整理的資料,清楚列出澳門政府多年來的研究、規劃和方案

對於水患的治理,不少專業人士已經提出建議:治理工程、防洪閘、防洪堤壩等等,但政府卻指設計、判給、施工等需時,所以成效、完工日期都是未知之數。又再看另一邊廂那備受政府重視的輕軌工程,至今仍是超支延期無限循環,大家也就不難明白,何以昨日受訪的澳門人會說出「改條命咩、改改改、改做有錢佬仲好啦」這句接近心死的說話。

尤記得去年天鴿之後,我與十月初五街的其中一個老街坊談起了水浸問題,對方的反應是「都咁多年,慣㗎啦」,接連講到政府即將就水浸問題所做的研究的工程,我是一貫的不屑,覺得又會是一場「只聞樓梯響」的表演秀,但對方卻以一句「咩都未做就反對,比啲時間人地做嘢,等下得唔得?」

等待當然可以,但必須是適時而且合理,回望這些年來,由內港水患、輕軌,到黑的、塞車、住屋問題等等,哪一項澳門人沒有在等,但我們等到了甚麼?不外乎就是「兩百年一遇」、「天災就是天災,政府無法預計」、「儀器故障」等「看似無能為力,實則不想出力」的原因,究竟是澳門人實在太和諧,願意對這個無作為的政府有無了期的包容?抑或我們由一開始就不相信會等到結果,所謂等待,只不過是給予自己的合理藉口。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政府的處理不當固然有問題,但有時候,「受騙的那個,比騙徒更混帳」;澳門人,我們其實等得夠多,也是時候告訴政府:我們等夠了!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