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0諾貝爾和平奬典禮上的這張空櫈,相信很多人都依然印象深刻,我亦不例外。

還記得那是正值大學考試期,只有論文而沒有考試的我自然要長時間對着電腦,美其名是「做紙」,但寫幾句又會分心上面書,「呼吸新鮮空氣」,而這張空櫈出現在典禮以後,面書上不少人都將自己頭像變成了空櫈;出於好奇,我開始搜尋空櫈背後的源由、劉曉波、《零八憲章》等一個接一個的看下去,結果我發現,眼前這個崛起當中的強國,實在是恐怖得不得了,就連溫和如此的人都要出盡全力對付,當下就萌生了厭惡之感。

但我不知道的是,這份厭惡只是開始,因為在往後的時間,中國的極權、專制和橫蠻,逐一顯現,又或者這樣說,越來越不介意讓你看見。

去年今天,劉曉波病逝,我跟身邊一位要好的朋友在說,與其悼念劉曉波,不如拯救劉霞,因為只有讓她離開中國,才是對劉曉波最大的尊重;今天,劉霞離開中國了,有人說她已經自由,對此我不甚同意,因為縱使身處自由的國度,呼吸自由的空氣,她卻仍然不是真正的自由——關於這點,相信看過她婉拒出席悼念會、婉拒受訪的人都大概了解。

那劉霞究竟甚麼時候才算有真正的自由?我不知道,特別是當看見因「709大抓捕」而失蹤逾千日的王文璋的消息、看見「潑墨女孩」被消失的新聞時,就知道我們距離這天,其實還有頗長的路;但假如這天真的來臨,我希望大家還會記得,在2010年12月10日,曾經出現過的這張空櫈。

===========================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