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今年8月以前,我對深水埗 — — 這個我生活了三年多的社區,一直沒太大感覺,但一個月的社區活動下來,我開始愛上這區。

深水埗人很有愛。

8月6日,浸大學生會會長因觀星筆被捕當晚,一堆深水埗街坊因不滿警方濫捕而包圍警署,而當警察作出他們的「涵蓋式呼籲」後,一堆街坊轉身,卻不是離開,而是走到附近的街道,向著上面的民居大喊:「關窗啦!關窗啦!」

深水埗人很含蓄。

8月11日,深水埗大遊行,我跟住在楓樹街的朋友在起行前一直通報消息,直至起行前,還是不斷的說著「好少人喎」、「咁少人嘅」,結果,隊伍一起步,人卻由四面八方湧出,那刻我跟朋友大笑,推算大家都是在家裏待至最後一刻,直至隊伍行至家門時才a施施然動身,所以才會造就那條連綿不絕的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