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係有「鬼」?】

圖:求驗傳媒貼文

先利申:對於外國人的樣子,我也有一定程度的「面盲」,總覺得他/她們看起來都差不多。

但「外國勢力」一說之所以可以如此大行其道,歷久常新,當然,「面盲」只是其中一個原因,真正關鍵的,是因為「心中有鬼」 — — 不是鬼佬的「鬼」,而是一種超乎既定想像框架之下被想像出來的鬼。

面對解釋不了的靈異狀況時,我們會將視線轉向鬼神之說,這種心態假如放於近年的社會事件中解讀,就會變成:捐物資?高明地籌劃行動?自發行事?哪有這樣的可能,因為「我們」是不會這樣做的,所以一定是「別有用心」的「鬼」插手,捐錢、教路,然後才做到這樣的效果。

歸根究底,「鬼」嘛,就是因為眼前之事已經超乎了認知範圍而建構出來的一種存在,而且只要將這些事都算到「鬼」的頭上,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繼續過日子,因為問題是「鬼」的,「我們」依然很好。

畫家對齊王說,畫鬼最容易,因為沒有人能夠準確說出鬼的樣子。這句話中的哲理,似乎今天也依然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