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融中心」遇上澳門式管治

這個星期,澳門成為金融中心的消息越吹越烈,令我回想10月尾時,與澳門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博士、前澳門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仇國平博士兩位前輩在座談會時的分享,事隔個多月,我更加覺得當日所作的猜測,相當合理。

當日的題目是「後逃犯條例時代 澳門能否取代香港?」,希望由設立金融中心這事作為引子,談起澳門取代香港的可能。對此,我和兩位的共識都是:短期來說,要真正做到大家認知的金融中心,似乎不太可能,但兩位前輩更進一步,跳出「為何要做」的框架,談到了「金融中心作為名目」、「永遠在做的哲學」等內容,令我眼界大開。

而我的看法相當簡單,認為是中國「揚澳抑港」的一步,藉此奬勵澳門這「乖孩子」,懲罰香港這「壞孩子」,而且在解讀時,其實可以有兩個面向,其一是連同澳門人在內的澳門成為金融中心;其二是「澳門」這片土地成為金融中心,前者需要投放的資源、時間都較多,後者的話,就是我們認知中的「留島不留人」,但如此方向下,其實是否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