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國愛澳」成為笑話,你還要留意的是⋯⋯

「愛國愛澳」由昨日起與笑話拉上關係,因為澳門建制派議員麥瑞權的「神邏輯」:麥認為政府應進一加強全體公務員「愛國愛澳」意識的教育,從而提升公務員整體的服務素質和行政效率,甚至指氣象局在「天鴿」風災所暴露的弊端,正是因為領導主管的「愛國愛澳」意識薄弱,使命感不足。

此話一出,即時引來哄堂大笑,但其實我不會把關注放在麥瑞權身上,因為人生苦短,嘩眾取寵、表忠的話多聽無謂,然而,當你再看其他議員的回應,來自傳統建制社團的李靜儀、黃潔貞以及間選的陳虹(傳統紅底學校濠江中學副校長)也分別說出了「愛國愛澳」是必然,社會上無人會否定,而且「愛國愛澳」教育在社會或公務員層面也一直進行時,事情就變得有點不同。

因為她們三人利用立法會這個發言平台定性了兩件事:一. 澳門社會無人會否定「愛國愛澳」一事,而接下來,他們只要進一步將「愛國愛澳」限定在建制形式後(其實即是現有一套),就可以將「非我族類」的民主派從社會大眾中完全孤立出去,繼續安插「不愛國不愛澳」的罪名,然而,我們要記住,愛國愛澳不是直路一條,愛的形式也可以很多樣。二. 澳門公務員必須「愛國愛澳」。首先這與公務員應政治中立一說的矛盾,相信不用我多說,而當這個「愛國愛澳」的規定加上「建制形式」後,等於進一步將「非建制式」愛澳人士置於絕境,令對立局面加劇。

正因如此,麥議員的言論有笑話以外的意涵,因為它揭示了「愛國愛澳」此一議題背後的潛規則和角力鬥爭,而更重要的是,這場鬥爭,一早已經開始——1966年的「一二.三」事件後,左派勢力的紮根、坐大,並以社團形式進駐澳門人的民主範疇,令澳門人已相當習慣建制勢力對話語權的壟斷,加上回歸以降,經濟的飛速增長更令澳門人對中國形成一種正面的想像,與香港人面臨的景況截然不同。

假如說麥議員的「愛國愛澳」論是笑話,那麼其他建制議員說的,應該就是真話,只是真話從來都不易接受,特別是一個用了幾十年時間來構成的真話。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