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選舉只剩下「告急」和「拉布」

寫在311補選

今天之前,我本來不想就補選說些甚麼,因為由身邊朋友的情況也可窺見情況,多說無謂:要投的人就會去投,而出於無力感、憤怒所以不投票的,我都理解當中的情緒源何而來,也尊重他們的意願,亦有一些是出於責任、信念而會投一個自己也不全盤支持的候選人,含淚投票的,我敬重。所以我一早就打算今天留家工作,票站關門前爬過去投票就是了,但結果,我由今早8點開始就被「告急」告醒了。

「大家好,今日係投票日,我係2號候選人鄭泳舜,我嘅選情非常危急……」「大家好,我係立法會議員、民建聯主席李慧琼,阿舜嘅選情非常非常危急……」,一言以蔽之,就是危急危急危急,所以要告急告急和告急;而再聽一下,究竟他們急的是甚麼呢?原來是指反對派過去幾年用「拉布」來禍港,所以要投建制一票,制止「拉布」,令香港重回正路,然後建制派支持者就將理據不斷約化,於是就成了街坊口中的「投建制」=「反拉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