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聽一位前輩說過,1997年前的香港管治,有一說是這樣的:“The colony was ruled by the Jockey Club, the 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 and the Governor — in that order”「香港是由馬會、滙豐銀行、港督依著次序管治。」假如真是可以這樣理解的話,今天馬會停賽一事就有極大的象徵意義。

時事評論人添馬男曾在專欄中解釋,馬會、滙豐和港督這三個管治勢力中,之所以是馬會為首,原因不是在於它掌握了香港人的娛樂命脈,而是掌管馬會董事的都是真真正正的名門望族、叱吒政壇的大人物,若有任何政治問題,這堆人坐在包廂中摸摸酒杯底、談笑間已能悉數解決。但九七以後,馬會董事的人選不但不如當年有能量,更已成為了「退休人士高幹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