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個生果講起的自由

甚麼是免於恐懼的自由?

能夠暢所欲言地表達自己的政治見解?可以行使自己的公民權利而不必擔心秋後算賬?確保自己的人身安全能受法律所保障?以上上或者的是,但我覺得在今天的香港,要多加一項:能夠安心地食生果。

隨著運動步入第六個月,抗爭的版圖亦早已由金鐘的立法會,蔓延至全港不同區域,而警察無節制地濫發彈藥,亦令各區都變得滿目瘡痍 — — 被催淚彈射中而受重傷的示威者、付之一炬的攤檔以及喪生的動物,以上這些,尚且是可視可見的事物;但其實無色無相的化學物資,才是最最恐怖。而最近「中招」的,正是果欄的生果,因為在11月18日晚上,警察在油麻地瘋狂發射催淚彈,令網上開始流傳各種各樣的說法,指果欄的生果已被污染、又因茶餐廳在製作檸檬茶時不會沖洗檸檬的外皮,所以短期內不要飲凍檸茶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