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創意與團結,把想要的奪過來

似乎有點不對題,但當我看著這隻福娃被寫上「反共神駒」四個大字,確實是笑了一下。

「五一黃金周」這個概念當中的創意,真心欣賞。

長久以來,我們對「5.1 黃金周」的想像是甚麼?消費、喪買、人頭湧湧、水泄不通 — — 但抱歉,以上這些動作的主語,往往是內地人、內地遊客、內地豪客,等等等等。

但一招「五一黃金周」將「五一」「黃金週」分拆成「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和「 每日一黃店」,加上「喪買黃店,長龍再現」,成功把「五一黃金周」這個詞組移為己用;而這個挪用,令我想起了「酷兒理論」。

在最原初的狀態內,Queer(酷兒)本來是一個用以辱罵一些非異性戀群體的字眼,約莫就是「怪胎」、「變態」之意,但後來卻被受壓逼者所用,搖身一變,成為同志群體的代稱,將一個本來帶有貶意、敵意的詞組收編、挪用為對己方有力的話語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