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對拖鞋,記一個創舉

小時候,媽媽跟我說,這世上有一種病,叫「香港腳」;但她沒有跟我說何以香港腳叫香港腳,只說:「落雨整濕咗隻腳就要換鞋,唔係就會焗到有香港腳。」

這句話,我記住了二十幾年。

今日,我經銅鑼灣入維園,正於Sogo前的人龍中困至動彈不得之際,冷不防,一場豪雨照頭灑,現場人士開遮的開遮,穿雨衣的穿雨衣,然後,街邊太多人與遮,你遮疊我遮,遮上的水就順勢落至另一人身上;所以,就算我把遮緊緊握住,還是濕得像落湯雞一樣,而一雙腳,更是濕到落腳趾尾。

但你以為這樣的雨會嚇怕香港人?完全沒有,我甚至聽到雨勢加大時,現場傳出歡呼聲,我心想:香港人真是一群瘋子。但更瘋的,是後來大家在路上邊淋雨、邊龜速蟻行而毫無怨言;是在往灣仔路上時看見反方向要入維園的人流;是夜深了,但維園依然人頭湧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