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候,選修過一科名為「戲曲與文化」的課程,顧名思義,就是探討有關戲曲與文化之間的權力運作和文化意涵,當中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神功戲」一節課的內容,因為它講述了表演者因著傳統習俗的使然,會為那些看不見的觀眾,使出渾身解數,功架十足地演一台好戲。

大學畢業後,戲曲與我已沒太大關係,但萬萬想不到,看著近日澳門街有關特首選舉的不同資訊,我竟彷彿看到神功戲的影子。

特首選舉之所以會與神功戲拉上關係,最明顯的一點,當然在於兩者的觀眾都是看不見 — — 前者台下滿是觀眾,但其實大家都知道,小城裏的你我他她牠,都只是名義上的觀眾,真正能為台上演員之演出打分數的觀眾,在遙遠的那方,所以「看不見」;後者台下雖然空空如也,但觀眾或許看得津津有味,只是我們道行未夠,所以「看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