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 」——用一個字總結2019年澳門事

攝於12月18日,習主席到澳之際。在朋友的分享中讀到,這是大家都喜歡的「回歸藍」,但這年過去,我卻發現自己真的不太喜歡藍。

2019年來到尾聲,各式各樣的媒體所做的總結已經瘋狂湧現,我就不班門弄斧了,但對於2019年的澳門,我倒有一個字想說,一個「無」字。

無,可以是無理。黑熊BoBo死後,政府無視民間讓其入土為安的聲音,執意將BoBo製成標本,埋單共三十左萬八千;非法司機撞斃女學生,引發遊行,最後肇事司機被判有罪,卻早已不知蹤影;崔世安繼當年的「離補法案」後,再推600億基金法案,希望撥款600億以成立投資公司,令人猜測此乃其離任後路,最後不敵民意而撤回。統統都是無理。

無,可以是無言。香港社會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運動,持續多時,有澳門人發起默站行動,希望以此種和平方法來表達對香港警察暴力行為之不滿,結果治安警察局宣佈不容許是次集會,而網絡上的反應更是大比數的對集會表示「拒絕」,對當權者此一剝奪民眾集會權的行徑大力讚好,其實是一種接近瘋狂的攬炒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