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逃兵」系列文章之四:「逃」不開的身份

很多人都曾經問過我這樣的一條問題︰港澳文化相近,如果單從日常生活接觸,怎樣分辨出香港人和澳門人?

從前的我會認真思考,然後說︰「我覺得文化是相近的,但總有不同,例如說話的用語上,我們是說『膠擦』,你們是說『擦膠』、你們會把我們的『啤膠』叫『過膠』,還有『戈度』和『嗰度』,細心留意發音,是可以分得出來的,還有姓氏拼音,因為澳門人是葡文拼音的,所以……」但慢慢地,我發現其實這做法不夠直接,所以現在的我會答︰「很簡單,當澳門政府宣佈派錢時,比較快收到消息或表現得較為驚嘆或雀躍的,那就是香港人了。」

你一定會想︰「不是吧?派錢明明是澳門人的事,怎麼會是香港人有這些反應呢?」這問題不好回答,但就我自身或身邊朋友的情況而言,事實的確如此。然而,其實最重要的,是每次派錢時我都有一種感覺︰對了,就算我跟你身處同一片土地,我和你終究是不同的,因為我是澳門人,這時候所引起那對於身份認同的思考,絕對不亞於在出入境時要選擇排到哪一櫃位。

失望與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