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逃兵」系列文章之三:一「逃」永逸?

因為記者這工作,呂熙在大學畢業時選擇了不回澳門,但就正如我每天起床時也會問自己的一條問題:假如我當初選擇了回澳,那現在會是怎樣呢?

或許很多人都認為,「逃兵」一旦成功逃離,必定欣喜若狂,為著自己的逃逸而興奮,甚至對原生地毫不戀棧;但其實不是這樣的,至少我在呂熙身上感受不到這點喜悅和興奮,取而代之的,是憤慨以及無奈。

因為記者這工作,呂熙在大學畢業時選擇了不回澳門,但就正如我每天起床時也會問自己的一條問題:假如我當初選擇了回澳,那現在會是怎樣呢?原來,這條問題,呂熙同樣問過自己:「我可以肯定的說,如果當初真是這樣,就一定不會投身傳媒,因為我知道自己在香港唸書和這幾年所得到的經驗和知識,不會受得住在澳門做新聞的那一套;但其實我也知道,假如不做傳媒,回去隨便找份工作,都不會如現時在香港這樣過得辛苦。」

誠然,在香港工作確實比澳門來得辛苦,特別是傳媒行業,辛苦程度更是倍增,但有些事情、有些信念,值得你為它熬過一個個難關,對呂熙而言,支撐她走過這些辛酸的,就是記者工作中種種經歷:「這三年多的時間,我幾乎走遍了半個中國,在不同省份中看見的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