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昨天上班途中,聽到一對母子的對話,如下:兒子看見地鐵站中威尼斯人酒店宣傳燈箱,開口問媽媽:「媽媽,為甚麼這酒店叫威尼斯人這樣有趣?」媽媽答:「因為澳門是賭城,所以會抄拉斯維加斯的東西。」

那一刻,我其實有一點心酸,想上前解釋澳門其實不只是賭城,但心想,這樣太唐突了,會嚇壞小朋友;於是我轉念一想,究竟「澳門等於賭」這事有多深入民心呢?之後我在自己的個人面書做了一個「民意調查」,以不同的反應來表達各自心中對澳門的第一印象,結果也「求仁得仁」,九成九的朋友都選了賭,其次是美食,接下來是「其他事物」如城市氣息、派錢、電單車,反而世遺、老建築等,在很後很後。

我問自己,這是否就是澳門人想要呈現給外間的城市想像呢?我想不全然是,至少我就完全不是。想着想着,我想起一個台灣朋友,一個本來在香港生活,但已回到台灣的朋友,之所以會想起她,因為我在她身上看到了一個對自己城市重視的人,該是怎樣。

她由台灣回港,照樣會為我捎上一些手信,卻從來不會是甚麼鳳梨酥、八仙果;她為我介紹的景點,也永遠不會在旅遊書上找到;請她介紹地道小店,你儘管放心,那裏不會聽得到廣東話。她就是這樣,不斷的擴闊我對台灣的想像,也逐步改寫我的台灣印象。

我想,這就是一個人對自己城市感到自豪的模樣。

也因為這個朋友,令我開始明白:要改寫外間對某地的想像,官方力量是要有,但民間的力量可能才是重點,因為只有當地人都相信自己身處的土地不是只有現有向外宣傳的那些,一切才有改變的可能,而這個也是我願意在這裏每日每夜在寫的原因;也許我懂的不及你們多,或者我能改變的很少,但就是有一個人因為我而知道了澳門的多一點,已經足夠好了。

其他文章

一覺醒來,我在2020年的澳門:https://bit.ly/2w6bdoK

賭場和葡撻外,澳門其實還有這些——讀《隱形澳門:被忽視的城市與文化》有感:https://bit.ly/2zYMTrY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