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班途中,聽到一對母子的對話,如下:兒子看見地鐵站中威尼斯人酒店宣傳燈箱,開口問媽媽:「媽媽,為甚麼這酒店叫威尼斯人這樣有趣?」媽媽答:「因為澳門是賭城,所以會抄拉斯維加斯的東西。」

那一刻,我其實有一點心酸,想上前解釋澳門其實不只是賭城,但心想,這樣太唐突了,會嚇壞小朋友;於是我轉念一想,究竟「澳門等於賭」這事有多深入民心呢?之後我在自己的個人面書做了一個「民意調查」,以不同的反應來表達各自心中對澳門的第一印象,結果也「求仁得仁」,九成九的朋友都選了賭,其次是美食,接下來是「其他事物」如城市氣息、派錢、電單車,反而世遺、老建築等,在很後很後。

我問自己,這是否就是澳門人想要呈現給外間的城市想像呢?我想不全然是,至少我就完全不是。想着想着,我想起一個台灣朋友,一個本來在香港生活,但已回到台灣的朋友,之所以會想起她,因為我在她身上看到了一個對自己城市重視的人,該是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