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街坊和街坊

昨夜晚飯過後,知悉自己幾乎每星期都會到訪三數次的鴨寮街竟有「鐳射槍」出售,心想,作為街坊,實在沒有不走一趟,看看「鐳射槍」真身之理由;本來打算見識一下之後,去綠林吃碗腐竹白果糖水就打道回府。豈料一走近鴨記附近,已有一堆街坊在高談闊論,遂停下當個花生街坊。

三十歲開外、一身OL裝束的女街坊見前方指警察已口頭警告會出催淚彈,不解地拋下這句︰「做乜嘢呀而家?全部都街坊嚟呀!」

視覺年齡大概六十左右的型格伯伯一句︰「無㗎啦,佢哋驚嘛,紙咁薄嘅臉皮,玻璃一樣嘅心。」

女街坊再回︰「係呀,所以咪少少街坊都驚囉,一陣又射催淚彈㗎啦。」

「但催淚彈唔會幫佢哋贏返尊嚴,當大家都知道你出彈係基本盤而唔再驚,你以後只可以出更多催淚彈,做更荒謬嘅事,然後更驚。」我見兩位討論得興起,插了一下嘴。兩位回頭望我,大家交換了一個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