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澳門派成萬蚊呀。」

一如既往,身邊朋友對於澳門政府確認於來年現金分享計劃向澳門永久居民發放1萬元這消息比我興奮十倍,紛紛向我道賀;而我亦一如既往的,無感覺。無感覺的原因很多,那些「掩口費」、「止痛餅」之說,相信大家已不感陌生,所以今次我想分享的是我對一個根本概念的看法,那就是︰派錢對紓緩社會緊張氣氛、平息民怨等有用嗎?

先得澄清,這個根本概念並非由我杜撰,相反,這是前特首何厚鏵坦承的事實;只是十年後的今天,派的金額由第一期的五千躍升一倍至一萬元,那麼止痛的「藥效」有加倍嗎?我認為未必有。

醫學世界內有一個名為「抗藥性」的概念,籠絡來說,就是指藥物的效力下降,不能再對一些原本能被殺滅的病菌發揮作用。對我來說,澳門「派錢」的情況也已經進入這種「抗藥性」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