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香港早已是人治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跟今天這案件無關,但假如警察尊重法治,大概就不會有這張相片

今日,香港法院裁定香港警察上訴得直,即警察可在特定情況下,即使沒有法庭手令,亦可查閱疑犯手機的內容。

消息一出,大家議論紛紛,高呼「法治已死」(喂,死咁多次嘅咩可以?羅樂林呀?)隨即有法律界的專業人士撰文,指根據判詞,法庭表明香港警察絕對沒有權力強迫被捕人士交出手機密碼,而被捕人士就算拒交密碼,亦不會是「阻差辦公」。

先戴頭盔,我不是法律專業出身,亦無能力看懂法律文件,但我依然不改我對「法治已死」的悲觀看法。

於我而言,「法治已死」有兩個方向理解。

一,是司法機構的崩壞。這一點可以壞到何等地步,大家只要望望新任的終審法院大法官張舉能,自會心中有數。

二,是法治如何被執行。這一點,相信也不必由我多說 — — 過去大半年,香港警察如何「踩過界」地由執法者變成判決者、如何無視香港,甚至國際的法規、如何自行詮釋法律⋯⋯試問,我們怎樣能繼續相信在鑽法律文件後所得出的權益,真的依然存在?

法律在遠,警棍在近。一天不能換上一隊真正尊重法治的執法團隊,我亦不會相信甚麼「有險可守」。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