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

上星期,有朋友跟我說,這兩個多月內發生在香港的事,其實比科幻電影更瘋狂。這刻回想,這朋友說得沒錯,而且單是今天,2019年8月31日內警察所做的事,已經瘋狂得不得了。

太震撼的東西需要時間消化,為怕自己忘記,我得好好把它們記錄一下。

先是凌晨時分,開始流傳區諾軒議員被捕的原因,就是曾於7月7日九龍大遊行期間,用「大聲公」襲警。乍聽之下,我還以為區諾軒當時將手中抬著的大聲公擲向警察,但原來警方的指控是「區的大聲公太大聲,損害到警員的耳部」,簡直是十個厲害。

到了下午時分,法新社 Anthony Wallace 拍到向警察投擲汽油彈的示威者,竟然配有香港特警標準裝備:奧地利製Glock 19手槍。(2:27 經讀者指正,有一說指是氣槍,我們就等等,希望有這方面的專家出來辨明真偽)

晚上,被拍到有喬裝成示威者的警察擲磚、開槍,而警方事後亦證實,今日曾於維園發射兩槍實彈。對,你沒看錯,是實彈,同時現場亦發現一粒 刻有「9mm」字眼的彈殻。

但當你以為扮成示威者投磚、開槍射實彈已經很瘋狂?少年,你真的太年輕了。

今個夜晚,觀塘站內有救護員因為在背囊中放有三把剪刀及生理鹽水,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及「非法集結」將他拘捕。問題來了,我們從前看《妙手仁心》,剪紗布不也是需要剪刀嗎?那救護員身上有剪刀是否與整車師傅身上有士巴拿一樣合理?

當然,最瘋狂的,就是警察在太子站的車廂內,將7月21日在元朗的「屍殺列車」重現:大批速龍小隊成員及防暴警向車廂內的手持雨傘的民眾揮舞警棍及噴胡椒噴劑,多名只戴口罩的白衣人更被對準臉部直接噴椒,更含淚舉起雙手求饒。事後,記者拍攝車廂內的狀況,只見血跡斑斑,與元朗當日的恐襲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當日大家都尚且會覺得是犯法的黑社會所為,今天帶來鮮血的,是作為執法者的警察。

以上的事,一件比一件瘋狂,我甚至懷疑,他們是否要在瘋狂的事上蓋上另一件更瘋狂的事,以此來轉移視線? — — 甚麼?你覺得我這想法很瘋狂?但事實早就告訴你:今天的香港,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