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孩」、「貓奴」以外,人類與動物的相處

一場令人擔憂不已的疫症,有千百種閱讀、分析的角度:有人談到了政治體制與抗疫之間的關係;有人看到了公共衛生的漏洞與可能的應對;有人看到了動物在其中的身影與吶喊 — — 不論是被認為是源頭的野生動物,抑或被棄養、被搶購的寵物,而這種吶喊,既無聲,又無助。

放下人類本位視角的歷史

動物這種無聲與無助,不是今天的事,也不是只發生在某一疆土國界之內的個別例子,相反,動物處於弱勢此事,早見於人類的全球歷史。《馴化與慾望:人和動物關係的暗黑史》,或許就是了解這段歷史的一個入口。

《馴化與慾望》一書的作者謝曉陽是大學講師、十多年前因為與動物的親身接觸而開始投身動保行列。而在這部作品裏,謝曉陽開宗明義,要放下人類本位的視角去寫動物的歷史,只因她早早意識到,長久以來,動物並非不存在於我們現有的歷史論述,不過卻往往只能以一種「未現身的在場」存在;故此,她若要為不能言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