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官商勾結」更具破壞力的「政商有機體」

年前,澳門人為兩隻大熊貓命名而來了一場民間公投,結果?貪貪、污污大熱跑出。

澳門廉政公署今日(27日)發表了2018年度的工作報告,指去年偵查之案件中,「公職人員受賄或收受利益的貪腐案件有所減少,但由公職人員實施的詐騙、偽造文件、濫用職權等犯罪有所增加,特別是個別公共部門領導利用自身的職位以權謀私而觸犯刑法。」

我不知道廉署祭出這個比較的用意,但在我來說,這現象實在不是甚麼值得高興的事,事關對澳門社會而言,後者比前者更具破壞力。且讓我以廉署上星期公佈的兩則消息 — — 兩則我認為場景若是香港,估計會成為一連串新聞的大消息,作為例子。

若將這兩則消息分開來看,分別就是陳麗敏、陳海帆的「親屬門」案以及市政署處長徐裕輝的「以權謀私」案。前者的具體內容,源於前檢察長何超明受審時,爆出陳麗敏(事發時為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現任行政法務司司長,事發時為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主任)兩位高官,在何超明清楚知悉其官職的情況下,分別向其舉薦親屬入職檢察院,而相關的親屬亦真能在短時間內成功入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