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時分看新聞,看著高高在上的高層將一宗明明白白的濫權事件說成是誤會,然後生氣得不能入睡;

和澳門的朋友傳訊息,她問我:「今日有甚麼行程?需要食『放題』嗎?」我說:「不知道,現在只要走出街,都有機會中,回答不了」;

之後,另一位香港的朋友傳來訊息,是一大個嬲嬲的符號,我問她發生了甚麼事;她說,「睇完戲,成個商場嘅舖頭關門,然後就被警察舉槍喝住要走」;

稍晚,認識的朋友被捕,替其張羅律師之際,又傳來了記者被拉、區議員被襲的消息,而兇徒施襲後,更露出了笑容……

以上這些,就是我在一個星期日裏所經歷的事,而我也不知由甚麼時候開始,大家早已經要懷著出街就有可能食催淚彈、會被槍指住,甚至被捕的心理準備,因為在這裏,似乎早已沒有甚麼標準和道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