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不是所有朋友有關注昨晚的「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但有這麼的一幕畫面,我很想跟大家分享:當香港眾志常委鄭家朗在台上說重難日大「我地呢班後生仔可以好硬淨,可以能人所不能,但我地有時都會驚、都會有無力感」時,台下一眾媽媽馬上大叫「唔使驚,媽媽喺度!」

是的,連一眾忙家務、忙湊仔、忙住撲好學校的媽媽(當然也有爸爸)都走出來了,「你」還在等甚麼?

我知道,「你」覺得事不關己。不少人到今日仍然相信政府的一套,認為《引渡條例》只是為了堵塞法律漏洞,讓台灣殺人案的兇手能得到應有的懲罰,而且「好人好者,使乜驚」,實情卻是,台灣一早已經表明:拒絕以修例為前提的個案,不作惡法的幫兇;同時,要處理台灣殺人案,根本可以用「日落條款」、「港人港審」等方法來解決,只是政府一一否決來自各界的提議,然後以公義之名,推惡法為實。至於「行得正企得正」論,根本也站不住腳,且看當年為毒奶粉受害家屬發聲的趙連海,被判尋釁滋事罪而入獄、寫BL小說的作家會因為意識不良而被監禁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