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義的才叫堅持

若要數這兩天的澳門「頭條」新聞,必定是BoBo的離世和後續的風波。

BoBo是誰?是一隻居於二龍喉公園的大黑熊,有說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澳門政府從一間食肆拯救出一隻年幼黑熊,暱稱牠為BoBo,並讓其在二龍喉公園安居,結果,一住三十多年,直至昨日,高齡三十五歲的BoBo去世,社交媒體上一片愁雲慘霧,因為BoBo之於澳門人早已是集體回憶,是澳門的吉祥物。

本來,生老病死是大自然的不變規律,人人都明白和會接受(時間當然人人不同),但BoBo的死卻掀連出一陣不小的風波,原因是澳門民政總署在其死後,表示有意將其遺體製成標本,留存下去作推廣動物保護訊息之用;此一言論隨即引起澳門人的強烈反對,「讓BoBo入土為安」、「要繪本(意指將故事創作成繪本)不要標本」等聲音不絕於耳,甚至有人祭出已故國家領導人毛澤東的遺體處理方法⋯⋯

我同意這些網上聲音,亦對民署用一隻被囚禁於籠中至死的動物來推廣動保訊息此舉而大感不解,而昨晚一邊看着網上不同平台中的海量留言,指要到民署的網上信箱留言表達此一意見時,我的推猜亦基本確立,就是:民署今次會讓步,放過BoBo。

但事實再一次證明我根本不會理解到澳門政府的思維。

今日下午5時許,民政總署發出題為「黑熊BOBO遺體製標本推廣科普教育」的新聞稿,指出署方正計劃建動物標本展示博物館,故計劃將黑熊BoBo的遺體製作成標本,推廣科普教育,具體內容見下方引文:

民署理解市民大眾對BOBO剛離世心情較沉重,但將其製成標本除可保留真實一面讓大眾以另一種方式回憶外,亦延續其影響力推廣愛護動物的訊息;此外,動物標本對科學研究及科普教育亦甚具重要意義,是研究動物種群及品種鑑定的重要基礎依據;透過動物標本與其原生仿真環境實境還原的適當配置,參觀者可學習到人、動物與環境之間的相互關係。

我看見新聞稿的一刻,簡直是晴天霹靂——一來是因為BoBo的死不安寧,二來是為着澳門政府的「藝高人膽大」而想嘔血。

試想像,在新聞稿中提及的那家動物標本展示博物館,本來亦沒有黑熊這選項(起碼在BoBo死前沒有,除非署方早已預料到牠的壽命)亦已高達二百多件標本,難聽講句「多一件唔多,少一件唔少」,加之專家指出目前港澳亦未必有人才能做妥這個黑熊標本,在這些因素結合下,假如民署這時候來個「順應民意」,讓BoBo入土為安,豈不如冷手執個熱煎堆?加上BoBo不是甚麼中央送贈的大熊貓,基本上沒有任何政治任務可言;故打消標本這念頭,既可贏得掌聲,亦可順勢推走一連可能出事的「伏位」,無論以機會成本抑或公關角度出發,我都想不到不賣這個人情的可能——究竟是澳門政府始終覺得澳門人的民情根本不需要重視,抑或真心覺得黑熊標本比民意重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意義的才叫堅持,無意義的?叫戇_。

其他文章:

我迷失在這場自我複製遊戲 https://bit.ly/2FAaJPT

一覺醒來,我在2020年的澳門 https://bit.ly/2w6bdoK

蛋撻不是蛋撻,澳門不是澳門 https://bit.ly/2OEp0Pt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