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今天,社交平台上流傳著一段文字,列明了這兩日內,香港發生了的事,包括:集會申請人被街頭襲擊、大搜捕、遊行和集會權利被赤裸裸地剝奪,再加上一句「以不同理由上街遊行可能違法」,以上種種,無非就是指向兩個字:恐懼。

恐懼甚麼?恐懼被打、被斬、被拘捕(以及拘捕後的瘋狂虐待);恐懼種種可能發生的、能想像或不能想像的恐怖事情;恐懼一些在正常情況下根本不需要恐懼的事。

但其實,這些令你恐懼的事,不會因為你的恐懼而停下,躲在這些事背後、無所不用其極地幹著噁心勾當的人,更不會因為你的恐懼而罷休,反過來,假如你因為低頭,就代表了要將這些事照單全收,而剩下那些未有被恐懼嚇到的人,就要連同你的份額,一同承受。

「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