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流,但不是全世界

每次朋友聚會,我都覺得自己的存在是對彼此間友誼的一個考驗,因為我對奶類製品敏感,牛奶、奶茶、咖啡等一概免問,朱古力、雪糕等甜點也敬而遠之,但最考驗人的,是芝士。

芝士蛋糕、芝士火鍋、芝士醬,還有那些有的沒的也可以加在上面的芝士粉,真的試過「攻佔」了整份菜單,令我目瞪口呆,然後在場朋友紛紛找尋折衷辦法:「不如試試要廚房走芝士?」、「芝士應該可以另上吧?」、「這個啦,芝士只放在一旁,我們到時可以整片拿走的」,久而久之,連我自己都會為着這飲食習慣而尷尬起來。

但轉念一想,我發現這其實這不只是我的事,也不只是芝士的事,更不只是飲食口味的事,而是一種主流、小眾權力想像的體現:當(應該是)主流的大多數都偏好某一方向時,你會盡全力迎合,抑或眼中依然看到小眾?當你擁有權力,你會怎樣選擇?是有權用盡抑或推己及人?這些問題也許不易回答,但由此延伸,卻可以看到一個世界,因為主流與小眾其實也只是一時的身份,而我們總有一次,會當上小眾的。

作為小眾時要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成為主流時記住自己不是全世界。

感謝芝士,提醒了我這些。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